您的位置:首页 >四川印象>悦听四川>川剧志音频>详细内容

【川剧志音频】《川剧的前世今生》第34集:川剧表现手法之木偶身法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11-20 10:32:22 浏览次数: 【字体:

《四川川剧志》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是川剧表演中一种通过模仿木偶来表现人物独特性格的表演特技——木偶身法。木偶身法是川剧丑角经常会使用的表演技法,一般用于喜剧人物或被嘲讽的对象。这个特技最早出现在川剧讽刺喜剧《五子告母》中,是名丑刘成基的拿手戏之一。

川剧灯戏《五子告母》是一出极具讽刺意味的丑角戏:一天,阎王登殿理事,五个一母所生的小鬼娃前去控告他们的母亲杀害他们。阎王就命五个小鬼去把这个恶毒的妇人从阳间抓来。不料,这个妇人到了阎王殿后,一眼就认出阎王就是导致自己步入罪孽深渊的罪魁祸首。原来,这个妇人本是米店老板的女儿,待字闺中时遭到一个官吏的奸污,之后又相继被邻居、米店伙计、老员外、大褂师等奸污,先后生下了五个儿子,并将他们一一置于死地。而那位官吏就是阎王的前世。阎王唯恐真相暴露,匆匆马虎结案,并给妇人及五个小鬼一人一张“人票”再去投生。五个小鬼临别前,提出要看阎王演木偶戏,阎王欣然应允,演起了《大哥哥打老虎》。阎王演的兴起,不知不觉就演到了天明时分,阎王顿时呆然木立,最后被打杂师当作木偶抱下台去。

《五子告母》这出戏以荒诞的情节、调侃的手法,通过虚构的人物阎王,对封建统治者进行了无情的嘲弄。虽然表现的是所谓“阴间”的故事,但却并没有阴森恐怖的感觉,而是自始至终充满戏谑调笑的趣味。人们想象中威严而狰狞的阎王,在剧中也不过是一个“在阳凡为人不正,死阴司又为正神”的滑稽可笑的“散眼子”,一个自由散漫没什么规矩的人。

《五子告母》这个剧将木偶造型、木偶身法与川剧表演程式和剧情加以巧妙地融合,有意让人与木偶浑然一体,制造了许多意想不到地笑料。比如开场时模仿木偶小丑装扮的阎王以木偶身法出场,亮相,当转至公案桌后,他将后脑勺往后一靠,表示木偶已在虚拟的柱子上挂好了,然后念了一段川剧人物初次登场时自报家门的“座场诗”:“在阳凡为人不正,死阴司又为正神,我最爱香腊酒品,宰雄鸡我就开荤”。这段表演,从人物登场亮相到念座诗,都是典型的川剧开场程式,但出场人物又完全模拟木偶小丑的形态、表演,尤其是那一个“挂”的动作,明白无误地告知观众,这是木偶在演戏。

由于本剧一开场就定了木偶演戏的调子,而这木偶又是人演的,所以在接下来的戏里,阎王一直给人以似偶非偶,是人非人的感觉,不仅演员可以尽情“搞笑”,观众也渐渐陷入了 “人演木偶、木偶演人”的想象空间之中。最后,这位阴间的“最高长官”居然演起了童趣十足的木脑壳《大嘟嘟(哥哥)打老虎》,这个“木偶”演“木偶”的滑稽场面更是令人捧腹不已。然而,正当阎王演木脑壳演的意犹未尽时,鸡叫了,天色将明,听到鸡叫的阎王立刻呆若木鸡,众小鬼也吓得一哄而散。如此一来,一场荒诞不经的闹剧却有了一个合乎情理的收场,传说中的鬼都怕光明,只在夜间活动,天亮了自然都回阴间去了。但这场戏却没有停在此处,当小鬼一哄而散后,一个打杂师上了舞台,将静止不动的阎王 “木偶”抱下了台,这戏才算真正演完了。而这剧终的一“抱”,与开场时“木偶”的一“挂”两个细节,看似插科打诨,增添笑料,其实是以首尾照应的方式,既明示一场由木偶充当主角的闹剧将要开始和已经结束,也在暗示观众,以上所演均为虚构。

《五子告母》这个剧演出的路子非常多,不同的戏路在细节处理上也不尽相同,对人物的装扮、表演也各具特色。比如在剧情结尾处,阎王还原为木偶后,有的是众小鬼用搭木偶戏台的帷幕裹住阎王,将他抬下台去;有的则是众小鬼包裹阎王后一哄而散,打杂师上台将他抱下台;还有的是小鬼散后打杂师上台包裹阎王然后抱下台,并无一定的模式,但不管是哪路演出,这出戏有一点都是相同的,那就是阎王的表演都是以木偶身法贯穿全剧。

如果您也想看看“木偶演木偶”的精彩表演,可以走进川剧院看一场灯戏《五子告母》,相信演员们精彩的表演一定会让您有一次愉悦的艺术之旅。

《四川省志·川剧志》带您感受川剧的魅力。

本节目由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成都市广播电视台联合制作。

感谢“杜建华工作室”杜建华研究员特别指导!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指导: 杜建华

监制:王 祎

策划:凌 飞

撰稿:杨 睿

主持:葵 葵

配图:方志四川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唐志昂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