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历史名人】武则天:重视人才的一代女皇 ‖ 成荫

作者:成 荫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4-30 14:21:47 浏览次数: 【字体:

本文载《巴蜀史志》2020年第5期“四川历史名人”专刊

武则天:重视人才的一代女皇

成 荫

武则天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名副其实的女皇,其执政期间,唐和武周的政治、经济、文化、国力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赫的功绩。武则天意志坚定、勇敢果决、能力出众,可谓完全具备改革家的素质。她在当政期间,推出了不少人才选拔及任用方面的创新政策和措施,并大胆用人、爱惜人才。可以说,对人才的足够重视,正是武则天能够取得“政启开元,治宏贞观;芳流华夏,光被九州”不朽功绩的重要支撑。而武则天本人,也因善于选才、长于用人并爱惜人才而名垂青史。

武则天对人才的选拨和任用

进行制度创新

武则天当政时期,为巩固统治及治理天下,需要大批人才为己所用,所以她非常重视人才的选拔与任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对人才制度进行创新。

武则天首创“殿试”,亲自面试科举考生。唐则天后载初元年(690)二月,武则天在神都洛阳宫殿亲自考核贡士,考生有上万人,连续考核了好几天。殿试是新增的考试环节,有利于根据需要进一步选拔人才;并且殿试通过者会对武则天感恩戴德,这样有利于巩固统治根基。北宋及以后,殿试成为科举考试的固定制度。

武则天开创“南选”。当时岭南、黔中等地比较偏远,故由当地官府自行选拔官员,但一些选拔出来的官员却难以胜任岗位。于是武则天时期改由朝廷派出官员,在当地组织考试以选拔官吏,这就是“南选”。南选方便江淮以南主要是岭南、黔中士子参加吏部选官考试,以维护和加强中央集权。

武则天还创立武举,选拔军事人才。武举考试内容有射长垛、骑射、马枪、步射、射草人、材貌、言语、举重等项目。则天顺圣皇后长安三年(703),“令天下诸州宜教人武艺,每年准明经进士例申奏。”(《旧唐书》卷24《礼仪四》)武举于是成为科举考试的组成部分。

武则天增加制举次数,提升常举难度。唐代科举制度主要有常举和制举两种。常举通过常规化的考试来选拔官员,主要有秀才、进士、明经、明法、明书、明算等科目。武则天时期每年科举取士的平均数量,超过唐太宗时期一倍,是中国古代科举制度史上的重要奠基阶段。尽管如此,常举录取名额仍然较少,难以满足武则天对人才的渴求。典型的是进士科。平均每年只录取20人。一般地主家庭出身的士人,既无世传经学,又无门第可以倚靠,所以考取进士极难,被录取者多为高官权贵子弟。

为满足对人才的需要,同时也为笼络一般地主和广大官吏,武则天执政时期增加制举次数,以此选拔大量官员。制举由皇帝临时特诏举行,在唐高宗时期即已出现。武则天执政后,增加制举次数,从唐高宗永隆元年(680)至长安二年(702),几乎每年都举行。例如唐则天后永昌元年(689)贤良方正科,进士出身的青城县丞张柬之前往应举,同时参加对策者有1000多人。制举有较强的针对性,贤良方正、超拔群类、经邦等科,显然是为选拔政治人才。制举比较灵活,可以多次应举,而每次中举,都可以升官;制举及第者可以破格提升,有官者可以破格升迁,并多授予清官;无官者亦可应举。制举显然向各类人才敞开了大门:低级官吏可由此升迁;文化程度高、政治素质好的官吏,亦由此踏上一条便捷的升迁之途;而平民出身的士人,则在常举之外获得一条入仕途径。

武则天一方面增加制举次数,以获取大量所需人才;另一方面则提升常举难度,特别是进士、明经等科,难度更大,但门槛的提升保证了所录取人才的高质量。以上两方面并行不悖。武则天还从基层大规模直接选拔人才到中央担任见习官员。武则天以前,历朝历代的官员选拔都有各种限制和条件,还规定了见习期,即“试官”。例如西汉的试官期限,一般是1年,考核通过才正式任命。武则天大胆革新,大规模从基层官吏和民众中选拔人才到中央担任见习官员,以从中选拔出优秀官员。其规模之大,可谓空前绝后。仅长安二年(702)一年,就有100多人被选出来。而在此前的唐则天后长寿元年(692)一月,武则天亲自接见存抚使所举人才,不问贤愚,一律破格加以任用。正额安置不下,则作为见习官员(试官),高的试凤阁舍人、给事中,其次试员外郎、侍御史、补阙、拾遗、校书郎等。以致有人写诗讽刺:“补阙连车载,拾遗平斗量。欋推侍御史,碗脱校书郎。”大意是说:补阙、拾遗多得可以车载斗量;耙子一推,就推出一大堆侍御史;而模子一翻,可翻出一大片校书郎。见习官员们并非都能高枕无忧,大部分会在试用过程中被淘汰。武则天先广泛撒网,然后严格淘汰,这样就可以选拔出真正的优秀人才。

武则天用人不拘一格

唯才是用并爱惜人才

武则天用人不拘一格、唯才是用。典型的事例是侯思止和李昭德。侯思止以前因懒惰、贫穷且不识字,以卖艺糊口,但为人机敏,而且对武则天非常忠诚。侯思止向武则天请求担任御史,武则天问他:“你不识字,如何能当御史?”结果侯思止立即反问:“獬豸(注:传说中的独角异兽,善于辨别好人坏人)也不识字,但它不是专门触邪吗?”这机智的回答让武则天很满意。过了几天,武则天将一套从被处分官员那里没收来的住宅赏赐给侯思止,没想到侯思止拒绝接受。他说:“臣最痛恨那些对朝廷不忠的人,他们的房子我实在不愿意去住。”武则天听了非常高兴。后来就任命侯思止担任侍御史。

上元年间(674—676),司农卿韦机将洛河上的中桥移建到安众坊左街,正对长夏门,便于交通和出行,并为朝廷节约了一大笔钱。但这样一来,夏季桥常常被洪水冲击,年年都需要修葺,既消耗人力物力,又影响交通。后来“少举明经”的李昭德经过仔细观察,让人在洛河上游的河中间砌一块石脚以分水势。从此以后,中桥就再也未被洪水冲击过。这件事让李昭德声名大噪。武则天听说李昭德的才干,长寿二年(693),将其擢为夏官(注:兵部)侍郎,同年又加拜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注:宰相)。

武则天用人不拘一格、唯才是用,体现在推行自荐入仕、他荐入仕,乃至于告密入仕。对文化程度不高或没有文化,但又急于仕进的中下层地主阶级和平民,武则天也敞开大门。唐则天后垂拱元年(685)五月,“诏内外文武九品已上及百姓,咸令自举。”(《旧唐书》卷6《则天皇后本纪》)也就是说,九品以上的文武官员,以及没有做官的人,只要有才能,都可以自荐。

武则天还让臣下大力推荐人才,取得不错效果。例如狄仁杰曾经不避亲,推荐自己的儿子担任地官(注:户部)员外郎,结果非常称职,受到武则天赞扬。又例如朱敬则担任宰相时,“每以用人为先。桂州蛮叛,荐裴怀古;凤阁舍人缺,荐魏知古;右史缺,荐张思敬。”朱敬则善于推荐人才,受到武则天认可(《旧唐书》卷90《朱敬则传》)。

甚至于凭借告密都可以做官。徐敬业叛乱给武则天带来很大的刺激和压力,为此,武则天鼓励天下人告密。当时规定,对主动告密者,臣下不能过问,要准备好驿马,供给五品官员的饭食,送到武则天所在处。这样一来,即便是“农夫樵人”,也会得到武则天的接见。如果告密的内容令武则天满意,就会酌情授予官职。

武则天爱惜人才,有著名的“龙门夺袍”故事传世。故事大致内容是:武则天游龙门(即今天洛阳的龙门石窟),她诗兴大发,让官员们赋诗纪胜,诗先成者赐予锦袍。这可是比较贵重的奖品,大臣们都积极参与。官员东方虬最先完成,把诗呈给武则天。武则天一看,诗写得不错,就亲自把锦袍披到东方虬身上。东方虬正暗自得意,没想到诗人宋之问也写好了。武则天看了宋之问的诗,认为写得更好。按照一向的风格,武则天很快走到东方虬面前,亲手把锦袍从东方虬身上夺下来,改赐给宋之问。群臣为此一片沸腾。

如果说“龙门夺袍”充分体现了武则天对人才的赏识和器重,那么骆宾王与上官婉儿的事例,则展示了武则天在爱惜人才方面的宏大气魄。

才子骆宾王参加徐敬业叛乱,为制造舆论,写了一篇后来被称为《为徐敬业讨武曌檄》的檄文。这篇檄文极尽攻击之能事,把武则天咒骂得狗血淋头。一般人看了,一定会气得咬牙切齿、暴跳如雷。但没想到武则天读完后,居然丝毫没有动怒,反而平静地询问文章的作者。当武则天得知是骆宾王所写后,竟然深感惋惜地说:“宰相之过也。人有如此才,而使之流落不偶乎!”武则天认为骆宾王怀才不遇,参加叛乱,这是宰相的失职。

骆宾王

上官婉儿,是上官仪的女儿。上官仪过去曾为唐高宗起草诏书,准备废掉武则天皇后之位,后被武则天诛杀。父亲被杀之后,上官婉儿与母亲一道被没入掖庭为奴婢。按照常理,上官婉儿会被武则天严加防范,根本没有出头之日。但上官婉儿偏偏天生聪慧、文采出众。14岁时,她被武则天召见,武则天发现她才华横溢,于是就拜其为昭容,帮助负责起草制诰。后来,上官婉儿“曾忤旨当诛,后惜其才,止黥而不杀也。”(《新唐书》卷76《上官昭容传》)正因为武则天非常爱惜上官婉儿的才华,所以才在她犯下死罪后,免其一死,以黥面之刑代之。

上官婉儿

总之,武则天当政时期,重视人才,人们做官机会相对较多,但武则天又以严格的考核来决定去留升黜,所以网罗了大批优秀人才进入国家官吏队伍,所谓“当时英贤亦竞为之用”(《资治通鉴》卷205《则天后长寿元年一月》)。其中的代表人物,有大名鼎鼎的狄仁杰、娄师德、姚崇、宋璟、张说等人。武则天在选拔、任用人才方面有诸多突破,尽管也带来了酷吏政治和告密政治的弊病,但整体而言仍然功大于过。毫不夸张地讲,武则天为唐和武周的繁荣,乃至后来的“开元盛世”奠定了坚实的人才基础。对此,唐人李绛即称:“及开元中,致朝廷赫赫有名望事迹者,多是天后所进之人。”(李绛《李相国论事集》卷6《上言须惜官》)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原 载《巴蜀史志》2020年第5期“四川历史名人”专刊

作者:成 荫(四川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副研究员,四川省武则天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四川省武则天研究会副秘书长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张亚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