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四川印象>四川人物>巴蜀英烈>详细内容

【巴蜀英烈】刘愿庵——青神共产党的播种人‖邵永义

作者:邵永义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2-06-22 18:37:12 浏览次数: 【字体:

刘愿庵——青神共产党的播种人

邵永义

1927年2月,青神县进步青年帅昌时,满怀救国救民的革命理想再次赴成都寻找真理,经刘愿庵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帅昌时入党后返回青神,以精进学校为基地积极发展党员。1927年4月。帅昌时和曾聿修、吴崇农在青神建立了中共青神县党支部,并担任书记。

帅昌时烈士(图片来源:眉山日报)

革命的火种,从此在青神大地生根。

1927年冬,中共青神党支部扩建为特别支部,有党员19人,隶属中共四川临时省委领导,帅昌时任书记。

不久,帅昌时根据党组织安排,打入驻广汉的国民革命军第二混成旅,担任军事特支书记,领导军运工作,1928年12月,帅昌时调任中共四川省委秘书长。同年秋,帅昌时调川东作军运工作,在驻潼南双江镇的国民革命军二十军一旅任秘书。该旅旅长于渊系中共党员,帅昌时在军队中秘密宣讲共产党的主张,发展地下党员,成效显著。

1930年3月,帅昌时被党派驻重庆开展军运工作,以国民革命军二十一军参事为掩护,不幸因身份暴露被捕入狱。重庆党组织闻讯后,曾五次设法营救,但未成功。帅昌时在狱中受尽苛刑,病痛缠身,但他却以顽强的意志与敌人作坚决勇敢的斗争,誓死忠于党,忠于共产主义。

1930年12月15日,帅昌时预感到将不久于人世。在给他妻子周文琳的遗书中写道:“我之尸体,我已嘱咐亲信朋友,送入渝中大医院以作解剖与实验,作为我最后对人类之贡献……”

帅昌时遗嘱( 青神县档案馆供图,图片来源:眉山日报)

1931年,青神共产党的创始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帅昌时,在重庆巴县监狱被国民党反动派迫害致死,为党和人民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时年36岁。

而作为帅昌时的入党介绍人,刘愿庵已于1930年5月7日上午,在重庆巴县衙门口英勇就义,时年40岁。

刘愿庵(1890—1930),原名刘孝友,四川省成都市人。十月革命后,在李大钊等影响下,逐渐接受了马列主义。1921年,恽代英任川南师范校长时,聘刘愿庵为教师,两人相互切磋,更坚定了刘愿庵对共产主义的信仰。从此,他矢志“以谋中国人民及全世界被压迫者的解放为终身事业及日常生活”。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作兵运、工运工作,先后任中共川西特委书记、中共四川省委代理书记。1928年,刘愿庵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候补中央委员,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

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刘愿庵(1895—1930)(齐岚森 翻拍,图片来源:重庆日报)

1930年5月5日上午,省委在重庆市浩池街一家酱园铺(当时省委一个秘密机关)楼上开会,因叛徒告密,刘愿庵和省委秘书长邹敬贤、省委宣传部部长陈攸生同时被捕。1930年5月7日上午,刘愿庵与邹敬贤、陈攸生一起,在重庆市巴县衙门口英勇就义,时年40岁。

刘愿庵给青神党组织播下的种子,在青神共产党人前仆后继、英勇斗争中,渐成燎原之势。

1928年冬,中共青神特别支部扩建为中共青神县委,全县党员发展到40多人,王实成任县委书记。

1929年,全县党员发展到50多人,段玉章任书记。

1930年,全县党员发展到60多人,何光辉任书记。

1934年,建立中共青神中心县委。全县党员发展到200多人,许本达任书记。12月,中共青神中心县委为迎接中央红军入川,率领300多农民武装,发动了威震川南的“西山暴动”。革命低潮时期,在国民党反动派重兵压境的形势下,打响了革命的枪声,打出了青神共产党勇于斗争的精神。

刘愿庵烈士给青神这片土地播下的革命火种,终于燎原川南。而刘愿庵烈士在狱中留下的《遗书》,更是我们共产党人宝贵的精神财富。

刘愿庵烈士牺牲前写给亲人的遗书。1979年周世模捐赠,现藏于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重庆博物馆),一级文物(图片来源:文汇报)

刘愿庵在《给妻子的遗书》中,解剖自己,抒发胸怀,心系天下,读来感人至深。

给妻子的遗书(节录)

我最亲爱的:

久为敌人所欲得而甘心的我,现在被他们捕获,当然他们不会让我再延长我为革命致力的生命,我亦不愿如此拘囚下去,我现在是准备踏着我们先烈们的血迹去就义。我已经尽了我一切的努力贡献给了我们的党,我个人的责任算是尽了。所不释然于心的是此次我的轻易,我的没有注意一切技术,使我们的党受了很大的损失。这不仅是一种错误,简直是一种对革命的罪恶(过),我虽然死〔了〕,但对党还是应该受处罚的。不过我的身体太坏,在这样烦剧而受迫害的环境中,我的身体和精神,表现非常疲惫,所以许多地方是忽略了。但我不敢求一切同志原谅,只是你——我的最亲爱的人,你曾经看见我一切勉强挣扎的困苦情形,只有希望你给我以原谅,原谅我不能如你的期望,很努力的、很致密的保护我们的阶级先锋队,我只有请求你的原谅。

对于你,我尤其是觉得大对不住你了。你给了我的热爱,给了我的勇气,随时鞭策我前进、努力;然而毕竟是没有能如你的期望,并给与你以最大的痛苦。我是太残酷地对你了。我唯一到现在还稍可自慰的,即是我曾经再四的问过你,你曾经很勇敢的答应我,即使我死了,你还是——并且加倍的为我们的工作努力,唯望你能够践言,把儿女情长的死别的痛苦丢开,把全部的精神,全部爱我的精神,灌注在我们的事业上,不要一刻的懈息、消极。你必须要像《士敏土》中的黛莎一样,“有铁一样的心”。

我如此算了,我偶然想起,觉得有点可惜,我的某部分过人的精神和智能,若是不死,对于我们的工作,是有许多贡献(虽然我一方面有许多弱点)。然而现在是不可能了。我饱受了一切创痛,我曾经希望我们有一个小宝宝,我当以我的一切经验教育他,指导他,使他成为一个模范的“布尔什维克”,现在也尽成虚愿了。所唯一希望的,只是你,我唯一亲爱的人,我的同志,希望你随时记着我的一切,记着我某一些精神和处理工作的作风,继续我的工作,同时也随时记着我的一切弱点,我俩共同的弱点,努力去纠正——挽救我的罪过。

关于你的今后,必须要努力作一个改革的职业家,一切去教书谋生活等个人主义的倾向,当力求铲除,这才算真正的爱我。假如我死后有知,我俩心灵唯一的联系,是建筑在你能继续我们的工作与事业,而不是联系在你为我忧伤和忠诚不二上面。这是我理性的自觉,决不是饰词,或者故意如此说,以坚定你的信爱,望你决不要错认了!

对于我的家庭,难说,难说,尤其是贫困衰老的父亲。整个社会无量数的老人在因苦颠连中,我的家庭,我的父亲,不过无量数中之一份子而已。我的努力革命,也何尝不是为此。然而毕竟对于家庭、对于父亲是太不孝了。社会是这样,又复何说。此后你如有力,望于可能时给父亲以安慰和孝养,尤其是小弟妹,当设法教之成立,这是我个人用以累你的一件事。不过对于我死的消息,目前对家庭,可暂秘密不宣,你写信去说我已到上海或出国去了,你随时捏造些消息,去欺骗父亲好了;不过可怜的父亲,是有两个儿子的生或死,永远不能知道了。

望你不要时刻想起我,尤其两年来一切同居的快乐,更不要无谓的去思量留恋,这样足以妨害工作,伤害身体,只希望你时时刻刻记起工作,工作,工作。

我被捕是在革命导师马克思的诞生(日)晨九点钟。我曾经用我的力量想消毁文件,与警察殴斗,可恨我是太书生了,没有力量如我的期望,反被他们殴伤了眼睛,并按在地下毒打了一顿,以致未能将主要的文件消毁,不免稍有牵连,这是我这两日心中最难过的地方。只希望同志们领取这一经验,努力军事化,武装每个人的身体。

我今日审了一堂,我勇敢的说话,算是没有丧失一个布尔什维克主义者的精神,可以告慰一切。在狱中许多工人对我们很表同情,毕竞无产阶级的意识是不能抹杀的,这是中国一线曙光,我们的牺性,总算不是枉然的,因此我心中仍然是很快乐的。

再,我的尸体,千万照我平常向你说的,送给医院解剖,使我最后还能对社会人类有一点贡献,如亲友们一定要装殓费钱,你必须如我的志愿与嘱托,坚决主张,千万千万,你必须这样,才算了解我。

我在拘囚中与临死时,没有你的一点纪念物,这是心中很难过的一件事。但是你的心是紧紧系在我的心中的,我最后一刹那的呼吸,是念着你的名字,因为你是在这个宇宙中最爱我、最了解我的一个。

别了,亲爱的,我的情人,不要伤痛,努力工作,我在地下有灵,时刻是望着中国革命成功,而你是这中间一个努力工作的战斗员!

你的爱人死时遗言

五月六日午后八时

作者简介

邵永义,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岷江文化旅游研究会会长,《岷江潮》杂志主编。作品散见《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四川文学》《青年作家》等报刊,并获东坡文艺奖、四川散文奖等奖项。参与编辑文史旅游类出版物10余部。著有散文集《唤鱼》《苏轼:乡愁与爱情》。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邵永义

配图:方志四川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唐志昂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