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四川印象>四川民俗>详细内容

【民族文化】吉岗擦擦‖杨素筠

作者:杨素筠 来源:志中阿坝(据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地方志办公室《雪原文史》期刊) 发布时间:2022-04-07 20:04:28 浏览次数: 【字体:

吉岗擦擦

杨素筠

吉岗(嘉绒语为“心脏”之意),坐落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市沙尔宗镇米亚足村,分上吉岗和下吉岗。在吉岗的一座山上有两个大湖和众多小湖,溢出的湖水在山上汇集成了两条河流,一条向北流入黄河,一条向南流过吉岗然后汇入长江。

2016年3月,米亚足村的村民们扩建下吉岗的一条小路,当挖到半山腰一处生着几株高大无比藤树的岩壁地段时,挖掘机挖断藤树后,树后露出一个大岩洞,洞中滚落出一大堆泥块。挖掘机师傅仔细一看,眼前竟然是巨量的泥塑擦擦。看着不断从洞里滚落出来的擦擦,人们不知如何是好,他们赶紧停下挖掘机,告知了当时正在附近闭关修行的苯教僧人。

擦擦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不论是苯教(也称“雍仲苯教”)还是藏传佛教,都将擦擦作为圣物。在吉岗依然保持着制作擦擦的传统。

这批擦擦达数万件,50多种类型,不但数量巨大、类型繁多,而且年代久远、工艺精湛。更重要的是,这是一批具有苯教符号的独特文化遗存,对研究苯教文化具有活化石的意义,在全国范围内都十分罕见,其中一部分可能有约千年历史。这无疑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发现。

吉岗擦擦的独特之处,在于有很明显的苯教特征。有的擦擦上印有苯教经文的心咒,有的印有象雄苯教创始人辛绕弥沃(也译作“幸饶弥沃”)像。

特别是其中的四部如来擦擦,不但极具苯教特色,而且数量庞大,实属罕见。从其中的精品可以看出,它的模具按照当时的仪轨制作,图案精美,像古老的唐卡绘画人物一样栩栩如生。其上的四位如来正是苯教1028位如来中最主要的四位,形象特征与苯教经典文献《雍仲空广经》中所描述的完全吻合,左上第一位为苯教慈母佛双手合十,底座为狮子座;右上为第二位幸拉沃嘎佛,佛像底座为大象,佛的心脏部位有个藏文“阿”字心咒;左下为第三位桑波奔赤佛,佛像底座为“琼”鸟——大鹏金翅鸟;右下第四位是象雄苯教创始人幸绕弥沃佛,佛像底座为四瓣莲花。每一位佛像背龛的法器,佛像的手势,各种首饰都与苯教经文描述的完全吻合,还与苯教古老唐卡和苯教的古壁画佛像人物特征吻合。

四部如来擦擦

四位如来佛像很温和,法器也是经文中描述的没有拿在手中,而是放在背龛,背龛边缘有苯教经文心咒,左右边缘有龙、莲花,最上面均有琼鸟。四部如来均为宽额大眼,丰肩细腰舒膝,轻衣覆体,戴大耳环、宝串璎珞、臂钏、手镯等,是一件极为罕见的苯教擦擦珍品。

吉岗出土的擦擦中,有大量的塔形擦擦,即塔状造型的擦擦。有的擦擦在塔座边或底部印有苯教的“卍”符号。大部分是实心的,有的擦擦有个深洞,方便装藏。苯教堪布西绕扎巴介绍说,苯教典籍上记载,一般来说,大悲佛陀所说的“工巧明”中有360种塔,但是里面描述的这些工艺精湛的塔,说人间只能够描绘及制作其中120种。而吉岗目前发现的塔擦造型繁多,仅按类型划分,就能分为四方108塔擦、108小塔组合擦、五方塔擦、七方塔擦、七方圆雕塔擦、八方顶上有字塔擦、八方顶上无字塔擦等,其中,同一类型塔擦中的塔又造型各异,种类不可胜数。

吉岗擦擦还有一类极为神秘的擦擦。这种擦擦上印着的文字无人能认出,只能确认不是近代藏文字母。有猜测认为,这是古代象雄文的字母。

吉岗装藏擦擦的洞穴也并非仅此一处,常年住在米亚足村的苯教僧人幸绕巴·兰卡说,此前这里也发现过装藏擦擦的岩洞。而这次出土的大量擦擦保存得非常完好,对于研究苯教与古老的嘉绒藏族文化,都具有极高的价值。

吉岗擦擦博物馆

吉岗擦擦,看似很小的泥塑,但它们的艺术品位之高、造型种类之繁多,以及所承载的苯教文化符号之完整丰富,属擦擦文化所罕见。它们所揭示的文化传承关系,更耐人寻味。

来源:志中阿坝(据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地方志办公室《雪原文史》期刊)

作者:杨素筠

来源: 志中阿坝(据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地方志办公室《雪原文史》期刊)
责任编辑:唐志昂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