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四川印象>四川旅游>详细内容

【方志四川•名家眼中的四川风光】舒婷 ‖ 请到阆中来过年

作者:舒 婷 来源:《四川日报》(2019年4月26日) 发布时间:2019-05-02 14:40:26 浏览次数: 【字体:

编者按:“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蜀山攒黛留晴雪,簝笋蕨芽萦九折”……古往今来,文学家、艺术家以不同的艺术手法讲述自己心中的天府之国,为大好山川造像;而文化,也让这方沃土充盈着灵魂,吸引八方来客。文化名家眼中的天府美景有着怎样的风情?《四川日报》天府周末特别策划了“名家眼中的四川风光”,精选了文学名篇、著名画作及摄影作品中的四川风光,以名家视角聚焦四川风光,以人文方式呈现文旅魅力,敬请垂注。

很久没有听到鞭炮声了,因为厦门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已有好些年。

 这项地方法规刚实施的那个除夕,常年为失眠痼疾苦恼的我,终于可以安息(放心,天亮就复活了),不再为通宵达旦的喜庆之嚣所扰。如此清静,一直维持到元宵节,我和家人(老公不幸也失眠噢)几乎要弹冠相庆了。

 这以后,在必须让鞭炮声助威长势的重大时刻,就播放音响,噼里啪啦震耳欲聋,几乎可以乱真,安全可靠且省钱。不过,大家心里嘀咕,还是觉得可笑,这种“伪爆竹声”很快销声匿迹了。

 人们安安静静结婚,安安静静过年,安安静静做寿,安安静静给孩子做满月。似乎可以习惯?其实不然。

但凡是中国人,过年时听不见鞭炮彻响,这年就过得寡淡无味。即使年夜饭能够罗列满汉全席,又有何趣!人们肚子里的油水已经太多,“三脂”“胆固醇”和“血糖”等专有名词,已经进入日常词汇,且警钟长鸣哩;酒不能喝了,正抓酒驾呢;烟也不能抽了,公共场所保安和志愿者盯着,家里老婆孩子管着。孩子们早不再惦记压岁钱,平日里要啥有啥,除了上电脑打游戏的时间。大过年的,父母仍然严密控制孩子上网,因为作业并不因此减免。

唉,在城市里,过年干什么好呢?

阆中风光(梁德 摄)

仿佛听到我的哀鸣,四川文友曹雷盛情邀请:“那就到我们阆中来过年吧。”我怀着又恨又爱的心情问:“可以放鞭炮吗?”“呵不,阆中的明清古建筑都是木结构,需谨慎防火的。”

遂有些沮丧:“那么,有什么不同呢?”

 于是,曹雷如此绘声绘色:阆中距今已有2300多年的历史,和云南丽江、山西平遥、徽州歙县齐名,并称中国四大古镇,是一座完全按照唐代天文风水理论规划建造的“风水古城”。你知道落下闳吧?西汉著名天文学家落下闳就是阆中人氏,他编著了我国历史上第一部有明确文字记载的历法《太初历》,把正月定为岁首,确定了正月朔日为一年的第一天,从此有了现在的“春节”,落下闳也被尊称为“中国春节老人”。而阆中因此获批“中国春节文化之乡”,并在2010年2月正式授牌。

这样一座既有深厚历史传统,又有现代品牌理念的城市,春节期间该是如何热闹非凡哪。皮影戏、巴渝舞、提灯会等民间艺术表演已叫人神往,还有送丝蚕、亮花鞋、游百病(据说正月十六这一天登高行走,可祛一年百病)等原汁原味的地方风俗,尤其那些吹打鼓乐的游街,什么张飞巡城、秀才赶考和春倌说春,真是吸引眼球噢。最有意思的,还是在各个主要景点前,那十二个峨冠锦袍的春节老人,给游客派送红包,像西方的圣诞老人。
  (窃想,去时是否要挑个大号的背包?)

阆中老街上的《亮花鞋》表演(张晓东 摄,来源:四川日报)

 刚好随政协到云南考察,说顺路拐到阆中先踩个点吧?进城已近黄昏,正是暧云低逶天色迷离,更把古城衬托得一派苍青。青瓦屋脊,青石板小街,青苔斑驳的铜星大门……唉,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哪。

阆中古城(蓬州闲士 摄)

放下行李先去打食。沿嘉陵江边都是酒肆茶楼大排档小吃店,还有阆中风靡一时的“醋吧”。阆中盛产保宁醋,因此把醋兑了酒,像鸡尾酒似的论杯卖,价格不一,要是兑了五粮液或者XO,或许就是天价了。众人对阆中美食觊觎已久,扑上饭桌抢筷子,口念阆中四大怪:“牛肉黑着吃、醋当饮料喝、馒头盖章卖、凉面热着吃”。我却深怀戒心,抓一个著名的白糖蒸馍,吃两口同样著名的热凉面,被更著名的牛肉臊子辣得眼凸舌肿,落荒而逃,借机去逛夜市。

阆中蒸馍(图片来自网络)

 古街曲折幽深,两边商铺林立。多走两步可以看到明清殿堂,再走两步就是元明建筑。更有些家常民居、古朴寺院和温暖小客栈,一个接一个大红灯笼微微摇晃,灯影人影交映,犹如步行在唐街宋肆之中。西街、南街、状元街、武庙街、合壁井巷;秦家大院、孔家大院、蒲氏宅邸、杜家客栈,渐渐笼在细雨霏霏之中,影影绰绰起来。我们央求着哄骗着,终于获准闪入华光楼,这可是阆中古城的标杆,号称“阆苑第一楼”。沿着逼仄的木扶梯,一层一层颤悠悠地攀登,终于到了顶楼的游廊上,俯瞰嘉陵江,正对南津关古渡。

阆中古城风光(梁德 摄)

 雨是两千多年的雨,写意地下。大院套小院的方格形青瓦屋脊更暗了;褐藓吸饱了檐雨,发出一股腥腥的泥土味儿;狗尾巴草更精神了;石板路更洁净了;古槐更护住了一窝一窝湿漉漉的鸟啾。酒旗茶幡软软地垂下,不堪2300年的烟尘之轻。江面上晚归的渔舟欸乃有声,只听见悠扬的四川民谣《太平灯调》:“柏木扁担软溜溜,挑担白米到阆州;阆中人爱我白米,我爱阆中好丫头。”
  秋分已过,春节还会远吗?

来源:《四川日报》(2019年4月26日)


作者:舒  婷

来源: 《四川日报》(2019年4月26日)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