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资政服务>资政参阅>详细内容
归档时间:2021/6/29 12:00:36

【资治】肖妤 ‖ 关于进一步完善防控措施 有效遏制疫情扩散的几点建议

作者:肖 妤 任利荣等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0-06-03 15:58:36 浏览次数: 【字体:

本文载《巴蜀史志》2020年第2期“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专刊

关于进一步完善防控措施有效遏制疫情扩散的几点建议

肖妤 任利荣 伏绍宏 蒋学华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暴发,全国上下一时间谈“毒”色变,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没有硝烟的战役迅速展开。四川省委、省政府紧急部署开展疫情防控,及时启动四川省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有力有序推进六项重点工作。1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对疫情防控工作再次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团结带领广大人民群众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疫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防控就是责任。为进一步完善防控措施,有效遏制疫情扩散,我院调研组提出几点建议 :

2月2日,空军出动8架大型运输机空运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抵达武汉天河机场(新华社记者 程敏 摄)

一、在应急处置环节,针对疫情汹涌增强系统性, 制定可复制、可操作的应急隔离医院全流程预备方案

钟南山院士在1月28日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指出:“疫情什么时候到达高峰,很难绝对地估计。不过我想应该在一周或者10天左右达到高峰,不会大规模增加了。”传染病具有潜伏期, 不断预研预判新型冠状病毒传播路线、暴露人群和发病人数是决策的基础。因此,必须充分吸收防疫、医疗专家的意见,科学分析预测发病高峰并进行精准截击二代病人。为应对可能发生的疫情扩大,建议参照北京小汤山医院模式,尽快制定一套能够在24 小时内紧急启动的集中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应急医院建设预备方案,包括选址、设计、人员安排、 物资测算调度、后勤保障等方面的详细计划。

水墨人物画《有座山叫钟南山》( 奚文渊 绘 )

二、在隔离防护环节,针对可能疏漏增强闭合性, 建立可追溯、可联动的“交通部门—单位和社区—医疗机构和卫生防疫部门”三层防控屏障

在传统的疫情防控中,基本原则是“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目前仍然适用。此次疫情的重点在于对可能感染人群的隔离防护,尤其是数百万武汉地区输出的流动人员,以及春节前后与武汉地区有交集的人员。建议第一层防控屏障是交通部门,将疫情宣传、防控工作做到交通第一线,候车(机、船、车,下同)和乘车均为防控重点,实行部门联防联动,在近一个月尽量减少人员流动。第二层屏障是单位和社区。应按疫情严重程度分区域调整上班、上学等时间。可将此次假期结束时间决定权下放给地方政府。用人单位应以疫情防控大局为重,让疫区人员延缓返回工作地 ;对于按时返回的,应允许请假隔离或实行远程办公,隔离观察后再恢复正常工作生活。第三层屏障是医疗机构和卫生防疫部门。建议快开、多开电话网络问诊,尤其对于感冒发热的病人;大力普及新型冠状病毒的基本辨别方法 ;充分发挥基层医疗机构的防控作用,对于不需要到医院或者可以就近解决的,力争就近解决,减少交叉传染机会;对于疑似感染的,严格进行隔离观察或治疗;对于确诊的,迅速实施对所有近距离接触者的隔离观察。

防控前沿(尹忠摄于资阳市人民医院发热门诊)

三、在医疗收治环节,针对物资短缺增强统筹性,建立有效率、有统筹的优先保证一线医务人员防护物资供应保障机制

扶危渡厄,医者担当;甘于奉献,大医精诚。危急时刻,正是逆风前行、前赴后继的白衣战士冲锋在前,筑牢最关键的防线,展现出万众 一心、众志成城的磅礴伟力。但是,感动和致敬,不能替代对一线医护人员实际的关怀和保 护。此时此刻,他们冒着被感染的风险,面临病患集中的重重压力,正义无反顾地与病魔抗争,与死神赛跑,他们需要更多关爱、更多理解、更多配合。因此,必须确保医务人员个人防护到位,合理调配人力资源和班次安排、避免医务人员过度劳累,加速医疗救护物资的配备到位,做好白衣战士的“坚强后盾”。第一,在医疗机构内,根据各级人员暴露于病毒的危险程度,在防护物资有限的情况下,首先保证 一线人员能领用到最完备的防护物资,杜绝防护物资使用的不必要浪费。第二,科学、公平公正地安排一线排班,避免医务人员过度劳累,切实关爱医护人员健康。

众志成城(李太辉 摄)

四、在公共舆论环节,针对信息纷扰增强权威性, 凝聚不信谣、有信心的全社会战胜疫情的力量共识

在各类媒体清晰、及时地进行信息披露,发布我省疫情防控情况,加大对公共卫生知识, 尤其是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知识的科普,消除社会恐慌情绪。有针对性地梳理社交圈群众问题进行及时回应和集中解答,加大“捉谣”力度, 强力消除网络谣言及其造成的负效应。增加在卫生系统、公共管理、政策机构中的权威专家发声,及时报道政府及相关部门主要领导亲临抗击疫情第一线信息,以定人心、稳情绪、显关怀,重拾社会信心、巩固社会信任。

五、在社会稳定环节,针对民生影响增强有序性, 推进更规范、更合理的应急物资流通秩序

继续稳定好物价,适时公布应急物资储备状况和市场供给能力,防止出现抢购和社会不稳定情况。针对1月27日义乌市公安局查处假口罩的案情通报,应立即组织相关执法部门盘查药房及口罩售卖点,防止假冒口罩流入四川市场,避免因群众使用到不合格产品而扩大疫情。在社会药房缺少正规货源的情况下,建议政府设置口罩发放点,合理制定发放登记政策,对群众限时、限量、有序地免费发放口罩。

六、在疫苗研发环节,针对临床运用增强创新性,建立国际化、高水平的疫苗研发—产业一体化平台

从本次疫情来看,我国还没有建立成体系的针对重大新发突发传染病疫苗研究、制备的应急反应体系,目前状态是各研发机构独立研发,效率偏低,缺乏统筹考虑 ;真正属于全球创新的疫苗重磅产品依然稀少,但通过产学研合作等方式,我国创新性疫苗也取得了一些进展。比如,由我国独立研发、具有完全自主知 识产权的创新性重组埃博拉病毒疫苗等产品已经实现上市或进入临床。中国国家流感中心自成为 WHO 全球流感参比和研究合作中心以来,2009 年从 WHO 获得可直接用于疫苗生产用毒株到正式获得生产批准,仅用了 87 天,使我国成为全球最早批准生产甲型 H1N1 流感疫苗的国家。2017年通过分离季节性流感病毒并进行抗原性分析、全基因组序列分析,为世界卫生组织推荐流感疫苗株提供了科学依据,成功研制我国首个 H7N9 病毒疫苗种子株,打破了我国流感疫苗株必须依赖国际提供的历史。足以看出,通过打造国际互认、WHO 预认证的疫苗创新研发新技术平台,可以有效提升我国疫苗 研发能力和水平。

四川省疫苗产业商业化规模较高,但研发 一直是薄弱环节。省内疫苗企业研发投入仍然相对较低,销售费用普遍高于研发投入。目前只有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的流行性乙型脑炎减毒活疫苗在 2013 年通过了 WHO 预认证。建议疫情后建立四川省疫苗高水平创新研发—产业一体化平台,与国际化对接,通过国际认证促进疫苗研发水平的提升,实现四川省疫苗内化和国际输出。开通高层次人才引进绿色通道,建立疫苗高端技术研发团队,解决关键技术问题,开展国际交流,推动疫苗行业前瞻性、战略性重大问题研究,对疫苗行业 政策措施、前沿领域提供咨询评估。至关重要的是 :通过推进四川疫苗产业国际化,推进疫苗接受 WHO 预认证,促进国际接轨。主要方式可以通过加大对疫苗产品国际注册、WHO 预认证和疫苗产品出口的支持力度,从而促进我省疫苗行业创新能力的提升及产业化进程。此举可着眼于未来,为重大新发突发传染病疫苗研究做准备。

七、在基础支撑环节,针对未来防控增强前瞻性,论证是否建立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

近年来,SARS、Ebola、MERS 等新发突发传染病接连出现,新发传染病日益呈现全球化态势,严重影响人类生命安全。2003 年暴发的 SARS 疫情造成 774 人死亡、8000 多人患病,病死率接近 10% ;Ebola 疫情则造成上万人死亡, 2.7万余人染病。随着全球化进程加快和我国对外交往增多,境外传染病输入风险也明显增加, 因此我国对新发、再发传染病监测检测的需求也相应不断提升。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是研究高致病性传染病必不可少的技术支撑平台,生物安全三级 BSL-3 实验室目前已成为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检测与研究的重要检测平台和实验基地,在我国重大传染性疾病的防控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处置中发挥重要技术支撑作用, 是国家建立重大疾病、卫生污染、救灾防病等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应急反应系统的重要环节。

《信息出入需安检》漫画 杨多艺(江西宜春)

我国 BSL-3 实验室建设起步较晚,1987 年在军事医学科学院修建了我国第一个 BSL-3 实验室,直至2002年,我国生物安全实验室关键防护装备仍处于不规范发展阶段。自 2003 年 SARS 暴发以来,我国更加重视生物安全问题,先后颁布出台《病原微生物实验室安全管理条例》《实验室生物安全通用要求》《医疗废物管 理条例》等法规条例,这些举措极大地促进了 我国生物安全的发展,也标志着我国逐渐与世界先进的生物安全管理制度、体系接轨,使我国生物安全理论与实践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截至 2017年1月,我国已建成和在建的 BSL-3 实验室 48 个。

虽然 BSL-3 实验室是目前全球范围内进行致病性病原体研究的主流实验室,但其面对的是风险等级为Ⅲ级的微生物,其重要特征是传播性强、危害大,是高致病性微生物,故 BSL-3 实验室中发生的生物安全事件最多。而一旦发生感染事件,可能严重危害人员的健康和生命,引起社会恐慌,造成巨大损失,因此管理要求和技术要求均显著高于基础防护实验室(生物安全一级和二级实验室)。从实验室活动看,生物安全三级和二级实验室并无本质区别,但人员的心理压力会较高、操作灵活性降低(安全防护要求和心理压力均是影响因素)。从操作对象看,风险级别更高,但样品来源和目标微生 物通常比较确切。从设施设备、个体防护、人员、管理体系等方面的要求看,显著高于生物安全二级实验室。此外,实验室工程造价高,硬件设备及相应耗材花费较大,实验室建成后运行维护费用也较高。因此,如要建设 BSL-3 实验室,不仅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更需要一笔特定、充足、可持续性的资金。四川目前没有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建设 BSL-3 实验室具备有益和风险两面性,建议在疫情后,征求专家组意见, 评估、论证是否有必要在成都建立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为传染病暴发做准备,为四川地区疫情的应急防控做支援。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肖 妤(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哲学与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员)

任利荣(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哲学与文化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伏绍宏(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管理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蒋学华(四川大学华西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张亚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