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四川印象>悦听四川>详细内容

【散文】外交部原部长李肇星:送娘远行!

作者:李肇星 来源:河之洲 发布时间:2020-07-07 17:04:43 浏览次数: 【字体:

朗读:黄绚(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送娘远行

李肇星

娘,永远是我心头的那一抹温柔!

娘去了,远去了,永远地去了……

在50多岁上失去娘,和许多人相比,我是幸福的;在50多岁上成为没娘的孩子,痛苦更加刻骨铭心。

山重?海深?都无法与半个多世纪的母子情相比。

《慈母手中线》 国画 单应桂(图片来源:书画新风景)

多少年来,经常浮现在我眼前的,是日寇入侵时娘拉着我在玉米地里逃难的情景。

是娘用村边池塘里的泥巴当颜料为八路军战士染军装的情景。

是娘不舍得的一个鸡蛋,而去换一两分钱让我带着去上学的情景……

娘是6月18日清晨在胶南医院病逝的。

据说,娘弥留之际很平静。她不识字,没留下现代式的遗嘱。 她最后的话只有3个字:“要回家。”

是的,该回家了。

她出生于1914年,80多年来她太累,付出的爱和辛勤太多了。

娘离去时,算来我正在加勒比岛国牙买加访问,也可能正在飞往巴西亚马逊州府玛瑙斯途中。

这些年,我走过不少地方,可最爱去的还是娘所居住的那方土地;

参加过不少宴会,可最爱吃的还是娘给熬的米汤;

听过不少豪言,可最爱听的还是娘那些家常话。

对经常外出的我来说,娘是伟大祖国最可爱的一部分,是我心头最敏感的一部分。

可现在娘要远行了。

送娘远行,千思万虑。至少有两件事我无法忘记,无法原谅自己。

大约我五六岁的时候,舅舅捉到一只画眉鸟,给我玩。我爱不释手。

可娘说:“鸟儿也会想家,放了吧!”还没等我做出反应,就把鸟儿从我手里拿走,放飞了。

我气急败坏,大哭大闹,还用手抓娘的背,逼她赔我鸟。

娘一向相当溺爱我,但在这件事上并没有顺从。

我从未得到过另一只画眉鸟。

一晃多少年过去了。

1973年,在内罗毕举行的一次联合国关于环境保护问题的会议上,我猛然记起了这件事,意识到娘关心环保的一些朴素意识是那么可贵!

我后悔,我没能在娘生前向她承认这一点。

1960年,我国经历了严重饥荒。我在北大读书,也常饿得难受。

我不知道家里的娘和乡亲们比我更饿,而老想着家乡靠海,总可以弄点鱼虾充饥。

有一天,我给家里写信,要娘设法寄点咸鱼来。我很快收到了两条小鱼,泡水吃了,觉得好香。

后来才知道,远在家乡,娘和两个妹妹吃饭时为了几片菜叶、几勺菜汤而相互谦让。

这件事,我未曾有勇气向娘认错。

现在想说,晚了。

我爱祖国,爱自己的工作,注重平等待人……这都是娘生前身体力行教导过的,这也该是些能让娘宽心的话。

如今想说,也晚了。

娘已远行。

她来自家乡的土地,现在又回到那里去了。

最苦的是,已不能说再见,只能祈求娘在深深的地下继续护佑我,滋育我。

方志四川 篆刻:殷智

来源:河之洲(摘自《李肇星散文集》)

作者:李肇星(外交部原部长)

朗读:黄绚(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来源: 河之洲
责任编辑:何晓波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