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四川印象>四川人物>详细内容

【人物】政绩留黔南的唐乐宇 ‖ 唐学镛

作者:唐学镛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6-16 15:40:35 浏览次数: 【字体:

政绩留黔南的唐乐宇

唐学镛

唐乐宇(1739—1791),四川绵竹人,字尧春,号鸳港,清雍正桐城知县唐叔度第四子,清嘉庆叙州府教授唐兆扶之父。

唐乐宇画象

唐乐宇少年勤学,天资聪颖,在恩师绵竹知县徐镇的严格培训下,读书十行俱下。“乐宇得侍门下,年十四,厅童子试,徐公拔置前茅。” 稍长,通五经诸史及诸家注疏,四子性理之学,无不穷究。十多岁时,他带着自已的诗稿去请教罗江诗人、进士李化楠,李读他的诗稿对《桔柏渡》“白沙千里月,黄叶半江湖”一联大加赞赏,提笔写下“剑气珠光,不久尘环”的批语,并题诗“秋水文章不受尘,小苏端的是前身”以赠嘉勉,将唐乐宇比作眉山三苏中的苏辙,并收他为入室弟子,与其子侄李调元、骥元、鼎元兄弟同窗受教切磋学问,呤诗联句,结下同学友谊。在名师指教下,唐乐宇逐步尽通经史,旁参诸子百家及九章算经,天文星象之说。

乾隆二十七年(1756),唐乐宇考中举人。次年,唐乐宇同李调元前往京城参加会试,唐乐宇落榜,借酒浇愁,闯进李调元客房,号啕大哭,喟然长叹:“羞见人也”。临别,李调元作诗勉之:“行李依然逐逝波,年年为客走关河。黯然一别魂销矣,去也相看涣奈何。世上怜才休恨少,平生失学古来多。天公有意君知否?大器先须小折磨。”(这首诗多年来都被作为高考落生励志之诗)乐宇读诗顿悟,回乡苦读四年。

乾隆三十一年(1762)初春,乐宇跋涉在进京赶考的秦蜀栈道上,雄丽的山川开阔了他的眼界,启迪了他的宛转情思,他写出了不少描绘蜀山画图的著名诗句,后被收入清咸丰进士、郴州知府、绵州治经书院主讲孙桐生所编的《国朝全蜀诗鈔》。

唐乐宇到京后,因考场失火会试延期到秋季。丙戍秋围这一科,唐乐宇得中三甲第六十名进士,授户部主事。

唐乐宇在京期间,寓居琉璃厂畔四川新会馆,结识不少文人墨客。据《朝鲜使者眼中十八世纪的盛清社会》一书记载,朝鲜使者李德懋通过潘庭筠、李调元、结识李骥元、李鼎元、唐乐宇、祝德麟等人,并在京魏染胡同祝德麟家中,共同品评李德懋、朴齐家的诗词。在李德懋归国前夕,唐乐宇诸人均设馔叙别尽一时之欢。

唐乐宇还经常与海宁诸生沈心醇等名士流涟于京城琉璃厂,寻觅古玩字画、尺牍、诗稿,并通过使者以书画古玩从朝鲜换回高丽人参,高丽宣纸、香料药材等。据清乾隆广汉举人、固始县知县张邦伸所著《锦里新编》一书记载,唐乐宇“尝于琉璃厂得西洋浑天铜仪,购归排列敷衍遂究其术,守时见太白行非常度,私谓某曰:君宜秣马励兵,不久当警报矣!未几果有台湾之役,群谓公言已验。在户部主事任上,乐宇明九章算法,凡钱粮摧税布指便知摺奏档案,过眼不忘,胥吏不得为奸,以是各司农皆倚为左右手。金川之役办理军需销事千毫不爽,大学士英廉相国尤器之。荐升员外郎保举提督钱法堂监督”。

钱法堂是清朝管理钱币铸造的机构,下设铜署、铅署,共有铸工万余人。唐乐宇走马上任时,恰遇铸工罢工,万余铸工不满署官和炉头敲诈盘剥,克扣饷银奋起抗争,喊澡汹汹,齐心罢工。署官、栌头一时慌了手脚,急请京师九门提督派兵弹压。军工提着火枪包围了工场及周围的胡同,铸工们手执铁器,聚众自卫,一场血与火的冲突迫在眉睫。初入宦途的唐乐宇早朝将入衙署,发现这一紧急形势后,迅速查明事情原委,一面阻止士兵点燃火枪引线,一面驰奔铸工棚舍,与之商谈,表示要查办违法的署官和炉头,限期偿还欠银。他说: “欠值勒限偿汝,倘不如限,两监督偿之。”于是各引去,经过唐乐宇的斡旋,防止了一场喋血京门大惨案的发生。事后,论俸推升礼部郎中,英廉相国仍奏留本部山西司郎中,后充内廷方略馆纂修兼户部侧例馆纂修在任两年,升礼部郎中。英廉相国见重如此,足以说明唐乐宇做事干练、清廉。

清代钱币

乾隆三十五年(1770) ,俸满选授贵州平越知府,平越府在今黔南布依苗族自治州,属贫穷落后苦寒之地。清政府为加强对西南地区的统治,推行了”改土归流”的政策,布依苗族人面临土司的敲诈勒索:汉人地主奸商的高利盘剥,流官的高额赋税,生活异常艰苦。据资料记载:“好田无人耕,白骨不胜数,士习卑陋,府属各县,能文者寥寥,五十余年未有登科者。”

贵州黔南古镇

从繁华的京城骤然来到边陲小城,唐乐宇不免发出“罡风吹落如弃绢”的感叹。但是当他深入民众之中,看到贫民冬天还穿着单衣、喝着玉米糊糊的困境,激发了他的同情心和力解民困的责任心。到春耕时,他出巡四乡,劝勉督促百姓,不违农时迅速进行春播,并在田间地角设置临时简易公堂,即时处理调解汉苗民事纠纷。

当他了解到当地存在没有学堂,教师缺乏,乡民迷信鬼神,谄巫嗜赌之类诸多陋习时,唐乐宇主动捐出俸银,倡导、吁请富室捐资办学,鼓励汉苗、布依族子弟入学读书。很快就在平越府东南角的墨香池畔修建了一座”墨香书院。他特地以重金礼聘浙江名师叶梦麟来书院掌教,自己也抽空余时间给生员讲学。艰辛努力坚持三年后,乾隆丙午年(1786) 贵阳乡试,平越府甘思赞、苏廷和等四人中举,从而结束了清朝开国以来平越无举人的文化异常落后局面。乐宇曾在《留别诸生》一诗中深情写道:

墨池依旧水溶溶, 困石蒙泉出故踪

天纵山灵开面目 ,云交波谲荡心胸

重楼影落三三径, 迭翠烟迷九九峰

夜半珠光腾碧汉, 几人探海得骊龙

唐乐宇用此诗勉励生员在文化事业上继续努力,可惜这首诗竞成了他最后的嘱咐。乾隆五十五年(1790),由于“土流并治”矛盾加深,清廷决定选派具有一定任期的“流官”来边陲地区进行管理,上台闻其贤能,遂调任唐乐宇为南笼知府。贵州南笼府管辖普安州、永丰州、兴义、安笼等县。“南笼多生苗,不通声教,桀骜难御,苗汉杂处,刁健善诉,积案如山。”唐乐宇到任后一如既往,勤于政事,“开诚布公曲为开导,苗民胥悦,莅任月余,积案为之一清。”唐知府明镜高悬,两袖清风,很快便使南笼治所焕然一新。年余,唐乐宇由于任中积劳成疾,旋及又遇母亲程太恭人去世,乾隆五十六年(1791)春,乐宇扶母柩回归故乡绵竹,途中哀愁劳累,客死于川东夔府云阳船上,终年52岁。噩耗传到平越,父老生员自动设灵致祭,并书“政绩留黔南”以吊唁, 深深怀念他的勋绩。同窗好友李调元在路经什邡时,惊闻唐尧春去世写诗留情,诗曰:

梦断湖南信,惊旧蜀道魂 。

乍进如雨泪,空负见星奔。

十载庄生蝶,三更杜甫猿。

同官又同学,安得不声吞。

本期邻是卜,何意旋先回。

车过腹应痛,灰燃身已颓。

全家仰朋友,行礼仗舆台。

宋玉江边宅,谁为辟草莱。

绵阳文士孙文焕也奉题七绝诗,将乐宇比作羊祜,深切思念。

瘴雨埃风路饱经, 点山遥峙观山亭

一丛笠屐西归后, 九十九峰天外青

唐乐宇大耳高鼻,为人潇洒绝俗,不计家人的生计,俸钱所入尽以购书,即使朝炊不继,仍晏然自如。目虽近视然能明察秋毫,胸罗万卷。生前撰有《奇门纪要》《步天简法图》《佛经译纂》《风后遗经》《东络山房文集》《九章算法》《鸳港诗集》《东络山房古文选》《黔南诗存》《南笼遗稿》等诗书。

唐乐宇卒后授中宪大夫,妻梅氏,继妻戴氏,赠封恭人。生有七子:唐张翊,举人;唐张瑶,拔贡;唐张兰、唐张禄、唐张扶(后更名为唐兆扶),均为举人;唐张超、唐张岩,学术上多能继承父业。

巴蜀绵竹唐氏乐宇家谱

唐乐宇墓葬绵竹市城北五里广化院。其生平事略在《四川通志》《绵竹县志》《锦里新编》《明清巴蜀人物述评》《绵竹唐氏家谱》等书中均有记载。

2021年5月写于四川省彭州市柳河花园西区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文/图:唐学镛(四川化工地质勘查院退休干部,中共党员,系唐乐宇六世嫡孙)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张亚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