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雄资源的当代价值研究 ‖ 卫志中

作者:卫志中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8-19 15:21:33 浏览次数: 【字体:

本文载《巴蜀史志》2020年第5期“四川历史名人”专刊

扬雄资源的当代价值研究

卫志中

一、扬雄资源有哪些

(一)典范人物的榜样性资源

扬雄,字子云(公元前53—公元18年),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人,汉代著名文学家、哲学家、语言学家和历史学家。《汉书·扬雄传》介绍:“雄少而好学,博览无所不见。为人简易佚荡,少耆欲,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不修廉隅以徼名当世。自有下度:非圣哲之书不好也;非其意,虽富贵不事也。”

接着,作者班固称赞扬雄说:“岁余,奏《羽猎赋》,除为郎,给事黄门,与王莽、刘歆并。哀帝之初,又与董贤同官。当成、哀、平间,莽、贤皆为三公,权倾人主,所荐莫不拔擢,而雄三世不徙官。……恬于势利乃如是。实好古而乐道,其意欲求文章成名于后世。”

扬雄不追求富贵,不为贫贱忧虑,不故意求取声名,从而表现出淡泊名利的精神。他对自己的要求是:不是圣贤的书不读,不适合自己心意的事,即使能富贵也不做。

假设说扬雄少时因为家庭窘迫,才“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不修廉隅以徼名当世”。那么,他后来已“与王莽、刘歆并。哀帝之初,又与董贤同官”;而“当成、哀、平间,莽、贤皆为三公,权倾人主,所荐莫不拔擢,而雄三世不徙官”。和他等同的王莽、董贤都位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级”三公了,而扬雄仍然是初时的“给事黄门郎”。故而班固称赞他对于“势利”毫不动心,成为人格魅力的榜样性人物。

成都市郫都区墨池书院

(二)扬雄作品的思想资源

1.卓尔不凡的贡献。

据不完全统计,扬雄有作品52件,其中大部头著作《太玄》《法言》《训纂》《方言》《蜀王本纪》等,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典范之作。故班固说他的作品“用心于内,不求于外,于时人皆少之;唯刘歆及范逡敬焉,而桓谭以为绝伦。”宋人司马光“研精易虑,屏人事而读之数十过”,得出的结论是“扬子直大儒耶!孔子既没,知圣人之道者,非扬子而谁?荀与孟殆不足拟,况其余乎?”同朝为官并且是死对头的王安石,在对扬雄的看法上与司马光居然高度一致,他高度赞扬“儒者陵夷此道穷,千秋只有一扬雄”。后人称扬雄为“西汉大儒”。现代历史学家谭继和先生说扬雄是“中国文化的标杆”,也是“中国文化的标志性人物”。

2.创新思维的启迪。

扬雄著作,充满创新思维的启迪,内容丰富,不胜枚举。本文试举两例说明如下:

第一例,扬雄的《太玄》,吸取了《易经》的阴阳学说和老子《道德经》的天道观精华,是一部探讨和揭示天、地、人三者关系的哲学著作。《太玄》使儒家的“天人合一”从学术命题变成“天地人合一”的系统知识体系,极大影响和改变了后来中国文明的文化结构。他在《太玄·玄图》中解释什么是“玄”时说:“夫玄也者,天道也,地道也,人道也。兼三道而名之。”现代学者纪国泰先生把《太玄》和《易经》作比较,他说:“如果说《易经》是一部展示‘天道’的著作,那么,《太玄》就是一部解释什么是‘天道’和怎样进入‘天道’的著作。”

第二例,西汉末期,黑白混淆,时政混乱。扬雄依据礼法,撰写《法言》。用圣人之道批驳谬论、弘扬儒道,提倡“君子、圣人”之风。由于《法言》在内容上尊圣人谈王道,主题上捍卫和发扬儒家学说,方法上使回答问题的语言法度化和原则化,故被认为是“表成圣之志,明圣人之形,行圣人之事”的著作,故叫《法言》。

(三)扬雄遗迹的文化资源

1.扬雄墓的文物性。

1981年《中国名胜词典》载:“扬雄墓,四川郫县(今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城西南11公里的三元场(今友爱镇子云村),冢高数米,圆形,封土若丘山,墓地开阔,东西有农舍竹林环抱,幽静宜人。”

2007年6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公布该墓为“四川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以来,成都市郫都区先后展开扬雄墓的整治:一是迁移周边农户,整修墓道;二是扩大墓周绿地;三是新垒墓足护坎;四是重立“西汉大儒扬子云先生之墓”墓碑。整治后的扬雄墓园成为学子们仰望圣贤、表达求学愿望的最佳场地。

2.子云亭的文化性。

由于扬雄具有榜样性,故后世纪念性构筑物层出不穷。唐代诗人刘禹锡《陋室铭》中的“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广为流传,成为名句。再加上宋代名臣司马光、王安石的推崇,“子云之祠盛于蜀”。大凡扬雄足迹所至,多修建有“子云祠堂”“子云书院”“子云亭”等建筑物。而各处“子云亭”中,又有许多根据扬雄作品、事迹和典故而修建的“洗墨池”“问字亭”“子云阁”之类建筑物。成都市郫都区尤多。

扬雄墓北面,昔日有拜台和“子云祠堂”,祠堂内有“子云亭”。附属建筑物有“问奇桥”“问字亭”“洗墨池”等。墓旁五斗口河上,有“吐风桥”。而“吐风桥”“洗墨池”和“草玄堂”均源于扬雄写作《太玄》,“问字亭”“问奇桥”则源于学生“载酒问字”于扬雄的典故。“子云亭”和“子云阁”则源于《陋室铭》。故这些建筑物,均具深厚的扬雄文化内涵。

新中国成立以来,成都市郫都区农科村新建“子云廊苑”和“子云书院”,安德镇绵阳实验外国语学校建有“墨池书院”,区域内有扬雄雕塑6处,草玄亭若干。2019年,在农科村通往扬雄墓途中,又新建长达2.8公里的扬雄绿道文化长廊。长廊林荫相伴、渠水相随,主题突出、内容丰富,以碑、亭、牌、柱、桥等形式,勾勒出扬雄人生足迹,展现出扬雄高尚的道德情操,以增强桑梓人民的文化自信,启迪今人自强奋发。

成都市郫都区农科村的“子云亭”

二、扬雄资源的当代价值

(一)扬雄的人格魅力极具榜样价值

树立榜样、见贤思齐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榜样的力量无穷无尽。扬雄的人格魅力极具榜样价值,他一生淡泊(不图当前名利)明志(欲求文章成名于后世)、求圣达道(追求成圣之道)、认真刻苦、勤于思考,故而在科学文学领域成就杰出。宋代之时便“子云之祠盛于蜀”,成为人们顶礼膜拜的榜样。

(二)扬雄的学术著作极具思想价值

扬雄的著作,丰富了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宝库;扬雄的思想学术成就,丰富了巴蜀文化的内涵。

1.扬雄的《法言》构建新的儒家价值体系,对中华民族优秀文化贡献了智慧。

2014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儒学联合会第五届会员大会开幕会上讲话时说:“儒家思想同中华民族形成和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其他思想文化一道,记载了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在建设家园的奋斗中开展的精神活动、进行的理性思维、创造的文化成果,反映了中华民族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重要滋养。”

扬雄《法言》构建的新的儒家价值体系,为汉末摇摇欲坠的儒家思想文化注入了新的活力。尤其儒家所倡导的“天人合一”“天下为公”“世界大同”等中华传统美德能够延续至今,并且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重要形成来源,扬雄的倾力之作,功不可没。

2.《太玄》对“以人为本”观念的智慧贡献。

扬雄的《太玄》,在哲学上创立的天、地、人“三分宇宙观”和“相对认识论”,表现了朴素的唯物主义世界观。三分宇宙观的核心是“人”,人是知识主体和知识之本。所以一切努力的出发点,是人类所具有的“天下三乐”,即天下之乐、众人之乐、民之乐。扬雄说:“天下有三乐,有三忧焉。阴阳和调,四时不忒,年丰物遂,无有夭折,灾害不生,兵戎不作,天下之乐也;圣明在上,禄不遗贤,罚不偏罪,君子小人,各处其位,众人之乐也;吏不苟暴,役赋不重,财力不伤,安土乐业,民之乐也。”扬雄“天下三乐”的构想,丰富了儒家“大同世界”和“以民为本”的思想体系。

中国共产党坚持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以民为本”,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带领中国人民实现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历史性变革。党的十九大提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实现“大同世界”的美好理想指明方向。丰富“大同世界”的“天下三乐”切合“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本方略。

3.扬雄“因循革化”的理论具有“继承发展观”的价值。

扬雄《太玄》和《法言》中,反复倡导“因循革化”的理论。他在《太玄·玄莹》中说:“夫道,有因有循,有革有化。因而循之,与道神之;革而化之,与时宜之。故因而能革,天道乃得;革而能因,天道乃驯。”扬雄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在事物的发展过程中,有因(继承)有循(坚持),才能使过程连续不断;有革(变革)有化(发展),才能使事物与时代相宜。“革”要合乎“时”,“因”要合乎“理”,事物才可能顺利发展。扬雄“因循革化”的主张,揭示了社会传承、创新、发展的科学性,贴合今天对待“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思路和态度。

4. 扬雄“自爱、自敬”的“自信”价值。

2018年5月28日,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说:“人必其自爱也,而后人爱诸;人必其自敬也,而后人敬诸。”习总书记的这句引言出自扬雄《法言·君子》。总书记引用这段话,是希望广大院士“善养浩然正气,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全社会树立良好道德风尚。”

扬雄像这样充满正能量的思想和学术成就,在政治、文化、教育、国家治理等方面还有很多,在当代极具挖掘价值。

(三)扬雄的身后遗迹极具文化价值

名胜古迹和文物在当代人的精神生活及当代文化建设中具有重要价值。成都市郫都区扬雄墓和子云亭等纪念性构作物也不例外,属于稀缺的古代文化遗物资源,具有不菲的当代文化价值。比如,从建筑物的角度来看,他具有文化地标的当代价值;从名胜景观的角度来看,具有文化旅游的当代价值;从文化积淀的角度来看,具有增强郫都区文化自信、丰富巴蜀文化的当代价值。

成都市郫都区子云学校师生清明节在扬雄墓前祭奠

三、扬雄资源当代价值的导向

(一)古代文化在当代必须传承才有其价值。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源远流长,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提供了丰厚滋养。2014年2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指出:“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牢固的核心价值观,都有其固有的根本。抛弃传统、丢掉根本,就等于割断了自己的精神命脉。”

扬雄资源及其体现的扬雄文化,经过2000多年来的积淀,丰富了郫都区的文化精神,而只有传承,才能发挥其增强郫都区文化自信、丰富巴蜀文化的当代价值。

(二)古代文化在当代必须转化和发展才有其价值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中华民族创造了辉煌的文化。但是,过去的封建统治阶级出于统治目的,桎梏了传统文化的生机与活力。在中华传统文化中塞进包含“君权神授”“三纲五常”“三从四德”之类的糟粕内容。

要实现中华传统文化的伟大复兴,就必须对其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要有新的文化元素的植入和新的社会力量的崛起。这种新的文化元素就是马克思主义,这种新的社会力量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一经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在实践中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也就脱胎换骨,变成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

同理,对于扬雄资源及其体现的扬雄文化,也必须在传承的基础上,结合郫都区实际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对其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才会具有显著的当代价值。

扬雄对人类文化的贡献很大,他的思想无不闪耀着中华传统人文的光辉。但我们也不能原封不动、拿来就用。比如,扬雄在辩证发展观中多次提到的“因循革化”,“因循”的原意是传承,但如果不加以转化地传承,就走上了“因循守旧”的路子。所以今天转化的重点在于“革故鼎新”,改革旧的不适宜时代发展的因子,赋予脱胎换骨的新貌。

再比如整治和扩大扬雄墓园、恢复子云亭和子云祠堂,就是传承。但是不是就要恢复得和过去一模一样,答案是否定的。时代在发展,建筑材料在变革,人们的审美情趣也在发生变化,所以新的子云亭和子云祠堂,无论是整体布局,还是功能应用,甚至是内涵深化,都应以崭新的面貌再现。

扬雄资源以及体现的扬雄文化载体传承不能一成不变,既要“革故鼎新”,更重要的是要“开辟未来”。要进一步开展扬雄资源和扬雄文化研究,在研究中找出和当代经济社会发展的最佳结合点;要强化扬雄文化载体,表现扬雄文化元素,凸显郫都文化特色,造就扬雄文化地标,为丰富巴蜀文化内涵,践行成都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公园城市新发展理念和加快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重大部署要求,充分发挥其服务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当代价值。

扬雄资源以及扬雄资源所展示的扬雄文化的当代价值在于扬雄人格魅力的榜样性、卓尔不凡的贡献性、创新思维的启迪性、文物遗存的地标性。而对待扬雄资源以及扬雄文化的正确态度是“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载《巴蜀史志》2020年第5期“四川历史名人”专刊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卫志中(成都市郫都区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四川省扬雄研究会副会长、研究员)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张亚
分享到: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